• <listing id="lxkj3"><dfn id="lxkj3"><input id="lxkj3"></input></dfn></listing>
  • <tt id="lxkj3"></tt>
    <small id="lxkj3"></small>
      <small id="lxkj3"></small>

        山東大學新聞網
        山大郵箱 | 投稿系統 | 高級檢索 | 舊版回顧

        視點首頁 > 心靈驛站 > 正文

        夜游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0-10-05 16:36:05 點擊次數:

        青島的天,一夜之間變了。變得冷清,變得通透,變得疏遠了。

        風呼嘯著,但又不凜冽,是夾雜著點溫度的,尤其是在上午還有太陽的時候。只是到了下午,天陰沉下來,風裹挾著即將到來的夜,把人吹得加快步子,只想往屋子里鉆了。

        于是我就在晚上八點的光景獨自出門,并起名為“夜游”。只是穿得有些少,出門就被吹了個透心涼,但還是想要去借自己的感官,去感受一下青島的秋天。從一多書院的東門出來,月剛好隱在從文樓的后面,悄悄露出一角?;蛟S,這仍然圓著的中秋月,將會伴著我行路了。

        冷確實是真的,并且是有共識的。本應擁擠的道路上幾乎不見人影,雙創、超市的人也都比前些天少了很多,難得碰見的人或是瑟縮在風衣長衫里,或是談論著這“妖風”。也不知去年10月4日的即墨是否也和今天一樣呢?在我的家鄉煙臺,秋季也會起這樣的大風。從前在中學的時候,最喜歡在這樣的天氣迎著風奔跑,疏解了煩悶的情緒,也好像自己戰勝了自然之力一樣。

        不過人雖然都躲了起來,樹葉卻綠得蒼翠,頑強地立在枝頭,并沒有出現我想象的滿地黃葉的模樣。只有銀杏,在樹根附近堆積了不少鵝黃色的小傘。另外就是花了,也不知叫什么名字,大片的桃粉色花瓣,堆積在路旁,形成小小的溪流。

        這個時候最適合夜游了,我猜想古人也會如此,尤其在那些沒有電子產品沒有多余消遣的時代,也沒有這樣明亮的路燈和平坦開闊的道路。他,一位書生,或許會放下手中的筆墨,拿起案頭的燈籠,顫顫的燭光照亮前行的道路。他一個人默默地走在偏僻的巷子里,他會想些什么呢?月亮會伴著他么?會有鄰居家的小黃狗狂吠么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現在我已經不自覺地走在籃球場西面那鮮有人的曲徑里,耳機里放著悲傷舒緩的音樂,心神早已飄到很遠的地方了,想象一個斷腸的故事,又替誰感時傷懷了。

        偶然走到一處,耳機恰好聽到一曲,猛然憶起去年也曾有這么一天,在同一位置聽過同一首歌,甚至連那時難過失落的情緒都記得一清二楚。轉眼間就過去了整整一年,已經不是大一的新生了。過完這個十八歲的秋天,就會迎來十九歲,迎接青島的冬天。

        走著走著到了操場,想起前幾天晚上的五彩繽紛,白天的尖叫嬉鬧,恍然察覺已經是四天小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了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要面對全新的星期一。今年是第一年國慶沒有回家,以后這樣的情況說不定會越來越多。在學校的雙節十分充實,和同學朋友參加也舉辦了活動,一起做了游戲,看了電影,唱了歌。許多年后,回憶起這樣與眾不同的四天,必定會露出笑容的吧。

        慢慢踱回一多,在東門回望,風依然很蕭索,心卻漸漸熱了。月,早已高高掛在從文樓之上。我報以微笑,感謝她同路的陪伴。

        轉身,收起夜游的思緒,去擁抱接下來的日?,嵥榈拿篮?。

        【供稿單位:環境學院    作者:李亞倩    編輯:新聞網工作室    責任編輯:汪詩奧 謝婷婷  】

         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        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

        最新發布

        新聞排行

        免責聲明

        您是本站的第: 位訪客

        您是本站的第:64104994 位訪客

        新聞中心電話:0531-88362831 0531-88369009 聯系信箱:xwzx@sdu.edu.cn

        建議使用IE8.0以上瀏覽器和1366*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

        手機版

       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

        时时彩平台代理